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tiny-从《好声音》到《一起乐队吧》,灿星为何难以再现“爆款”?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151 次

文 | 赤木瓶子

一批新老综艺在今年夏天一股脑涌现出来,有电视综n代《中国好声音2019》,有转眼已成为老牌网综的《中国新说唱》、《这!就是街舞》第二季,也有更多或惊艳或平淡的新生代类型,如《我是唱作人》《这!就是原创》《乐队的夏天》等等。

而在今年夏天的综艺大混战中,光是由灿星制作的综艺节目就有《这!就是街舞》《中国好声音2019》《中国达人秀》《一起乐队吧》四档。两档老牌电视综艺、一档去年大爆的街舞门类、一档乐队新类型,他们几乎同期对打,却各有侧重。

作为关注度较高的新门类,《一起乐队吧》播出后,有网友在社交媒体评价: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tiny-从《好声音》到《一起乐队吧》,灿星为何难以再现“爆款”?道,首期节目似乎是在选拔“中国好乐手”,宛若乐队版“好声音”。

熟悉的逻辑,熟悉的味道,节目将大批新生代乐手推向了台前。如在第一期节目中出现的单条网络视频百万播放量的街头鼓手李科颖的小宇宙爆发、丢火车乐队贝斯手周骏的巧妙“小机关”,林朔与苗一凡的Jam等等。

挑选手、组战队,终舞台似乎是灿星系选秀类综艺的一贯程序,从《中国好声音》到《这!就是原创》再到《一起乐队吧》,从个人选拔到团队作战再到最终舞台呈现,这样的逻辑是灿星制作的优势,也在某种层面上成为了“桎梏”。在音乐综艺整体头部稀缺的市场背景下,灿星制作要凭何破出重围?

《一起乐队吧》:明星乐手选拔赛,乐队版“中国好声音”?

从赛制来看,《一起乐队吧》依然在用“好声音”的声音选秀逻辑来制作乐队综艺,只不过选拔声音变成了选拔明星乐手。

首期节目采取了“单乐器考核”的竞tiny-从《好声音》到《一起乐队吧》,灿星为何难以再现“爆款”?演模式,乐手们被分成主唱、吉他、贝斯、鼓、电音、古典乐器等不同组别,用最直观的方式展现自我技术——现场solo。

在《一起乐队吧》的节目看片会上,节目总导演林一迅在接受媒体群访时透露了一组数据:在乐手方面,节目海选了大概上千名的选手,最后参加这个节目的共有75位核心选手。

在这些选手当中,有往届“好声音冠军”蒋敦豪,有中国独立乐队先驱丢火车乐队的贝斯手贝斯周骏,也有冠军吉他和贝司的在海外参赛的一些冠军,也有鼓的代言人,也有海外正在就读的顶级音乐院校的学生,也有目前地下乐队在进行创作的音乐人,

“通过这档节目,不但要让观众知道现在的年轻人玩乐器、玩乐队已经到了很高的水平,还要跟领队们代表的中国乐队黄金时代有所对比。”对于节目的赛制,该节目的总制片人岑俊义解释道。

另一方面,这样的形式也为国内乐队类型的综艺开创了一个新的局面,尽管在此之前《乐队的夏天》是首档能够被称之为成功的乐队类型音乐综艺。《一起乐队吧》不再为已经成型的乐队提供battle舞台,而采用选拔明星乐手的方式,最终组成一支超级乐队,这样的逻辑不仅为节目带来了关于“挑战国内乐队组建传统逻辑”的话题,也将节目赛制推向了另一档今年爆火的外国综艺《超级乐队》的逻辑上。

在看片会上,制片人岑俊义解释道,早在今年一月,灿星就首次来优酷提案,彼时节目的名字还叫《摇滚吧少年》,赛制与目前大同小异,不过彼时融入了更多真人秀的方式。

另一方面,总导演林一迅认为《一起乐队吧》的真人秀部分、以及节目具体的玩法赛制和《超级乐队》的差别是非常大的。其次,“我觉得在这个节目中,我们中国的年轻人,中国这帮非常年轻的音乐人所展现出的魅力并不比超级乐队差。”

《一起乐队吧》希望先把乐手的个人能力悉数呈现给观众,再将这些年轻乐手们的“真人秀“层面逐渐袒露给观众。

风格自成一派,“灿星制作”是“围城”还是IPO利器?

作为当之无愧的电视综艺制作公司,从《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到《蒙面唱将猜猜猜》《金星秀》等王牌综艺皆出自灿星之手。

目前正在播出中的《中国好声音2019》在今年邀请到了王力宏、李荣浩、庾澄庆与回归的那英作为导师,在赛制上,先转身的导师被赋予了“一键闭麦”的权力,可以“简单粗暴”消去来自其他导师的竞争。

然而,每年都会做出些许创新尝试的好声音,在今年依然没有掀起太大水花。作为灿星旗下的王牌综艺IP,好声音的沉寂几乎也宣告着网生综艺内容时代的来到。

2016年,与唐德的版权之争让更名后的《中国新歌声》横空出世,短短三季后,甚至并无太多人记得《中国新歌声第一季》的冠军蒋敦豪。

但创新步履未曾停下,2018年上半年播出的《这!就是街舞》、与腾讯合作的《即刻电音》,都成为灿星的网生内容尝试。节目状况暂且不提,二者的制作水准均在豆瓣获得了高评分。《这!就是街舞》都把评分8.6,《即刻电音》尚在播出中,豆瓣评分也过了及格线。

无论是《中国好声音2019》《中国达人秀》第六季还是《这就是街舞2》,不难看出灿tiny-从《好声音》到《一起乐队吧》,灿星为何难以再现“爆款”?星在对综N代的持续革新,从导师、赛制、怀孕多久有胎心乃至小细节如“好声音”系列从转椅到滑梯再到一键闭麦的设定,但这样的变化带来的成效始终有限,无论是起伏不大的收视率还是话题讨论度,都在侧写着曾经的王牌综N代开始成为过去。

另一方面,近年来不断传出IPO的灿星制作,作为“准综艺A股第一股”,其招股书也得到了业界的关注。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灿星文化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营业收入分别为24.62亿元、27.06亿元、20.58亿元和2.64亿元。可以看到,尽管有《这!就是街舞》的网综初试水,灿星的营业收入仅为2.64亿元,综艺节目的制作品质与商业价值似乎未必成正比。

对此,灿星曾在招股书中作出解释,目前主要采用了固定承制费用模式,由于《这!就是街舞》项目是公司在超级网综上的初次尝试,为了稳健运营和控制风险,采用了受托承制方式,导致该项目贡献的收入相对较少。

从2014的上市尝试,到2016年股份制改制,再到2017年末完成首轮融资,阿里和腾讯音乐注资,作为传统综艺制作公司,如何应对tiny-从《好声音》到《一起乐队吧》,灿星为何难以再现“爆款”?互联网时代网生内容的变革,似乎才是灿星真正的焦虑。无论是国内能够引人惊艳的素人选手被消耗殆尽、还是其他网络综艺花样百出着聚拢观众的目光,对于灿星而言,焦虑无所不在。

从模式到类型,爆款综艺制造为何难上加难?

当《中国新歌声》第一季冠军蒋敦豪出现在《一起乐队吧》的舞台上,有其他选手诧异到,“他都已经是冠军了,还来这里干什么呢。”

这也是近年来难以突围的音乐选秀类综艺的现状,观众们时常会看到选手出现在多档选秀类节目的舞台上,一方面是节目的传播覆盖范围逐渐变得有限,当观众被更多崭新的、反常规的综艺类型吸引了视线,所谓的“破圈”更加难上加难。另一方面,僧多粥少、优秀选手供不应求的现象随着近年来的资源消耗开始凸现。

对于灿星而言,无论是电视综艺《中国好声音》《蒙面唱将猜猜猜》《盖世音雄》到被浪潮推向试水网生内容的道路上,承制了优酷出品的街舞节目《这!就是街舞》、原创音乐综艺《这!就是原创》再到如今的乐队综艺《一起乐队吧》,包括在早些时候与腾讯音乐娱乐合作了电音类综艺节目《即刻电音》,当互联网浪潮袭来的时候,灿星没有错过任何一个热点选题。

然而不仅是灿星, 从选秀、原创、对抗、真人秀、星素结合以及各类元素的叠加升级,各类音乐综艺门类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此起彼伏,而大部分节目在关注度逐渐散去之后,最为遗憾的是没能留给行业一些优质作品。

艺恩数据在7月发布了《2019中国原创tiny-从《好声音》到《一起乐队吧》,灿星为何难以再现“爆款”?音乐市场白皮书》,数据内容显示:2023年中国音乐产业产业规模有望突破5000亿,原创音乐的市场红利将持续释放。

这也给了国内音乐综艺制作方们更多行业信心,随着视频平台对音乐tiny-从《好声音》到《一起乐队吧》,灿星为何难以再现“爆款”?综艺的加速布局,各平台纷纷加大对原创音乐综艺的投入,以综艺内容为基点的原创音乐内容渐成体系。

尽管在《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海外模式引进综艺、《中国新说唱》《即刻电音》等垂直门类的综艺迅速燃起国内综艺市场热度后,音乐综艺开始呈现出疲态。

但从各大视频平台的布局来看,2019年国内视频平台还是在综艺领域制造了一批“新鲜血液”,一批综艺节目正全情投入垂直门类、小众文化多元创新中,从原创音乐系列的《这就是原创》《我是唱作人》到今夏top 1音乐综艺《乐队的夏天》《一起乐队吧》等综艺,不仅是灿星制作,除了对经典IP的不断再造,大家都在持续不断找寻能够搭建青年文化的接口。

END